石英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英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美建交鲜为人知的故事绝密状态下讨价还价

发布时间:2021-01-11 17:09:34 阅读: 来源:石英表厂家

中美建交鲜为人知的故事:绝密状态下讨价还价

1979年1月1日,对峙了近30年的两个大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从此,中美两国关系掀开了新的一章

1972年2月尼克松访华虽然开始了中美关系正常化进程,但由于“那次对话还不完整,美国仍然正式承认‘中华民国'为中国的合法政府”,所以中美关系的广度与深度仍然十分有限。

1977年1月,4年一次的政治季风又在大洋彼岸刮起,随着福特总统的卷铺盖走人,美国第39任总统卡特正式走马上任。4月30日,美著名学者亨廷顿等智囊人士呈交总统一份外交文件,建议未来两年内实现对华关系正常化。当时,美国政界和舆论界人士虽大多赞成与中国关系正常化,但赞成与台湾断交的为数寥寥,往日国会内外的“援蒋集团”还顽固反对与中国建交。8月22日,卡特派国务卿万斯来北京执行探索性使命,摸摸中方在实现关系正常化方面的条件。万斯来华后提出中美关系正常化后须保证美国同台湾的贸易、投资、旅游、科学交流以及其他私人联系不受影响,并允许美政府人员继续留在台湾;他还表示美国关心台湾问题得到和平解决,希望中国不要诉诸武力。万斯方案概括起来就是把台湾与美国之间的“大使馆”降格为联络处,而让中美之间的联络处升格为正式外交代表团,即“倒联络处方案”。

其实,“倒联络处方案”在美国内部就不被看好,认为它鲜有成功的机会。果不其然,该方案一亮相便遭到中方的断然拒绝。邓小平副总理会见万斯时直截了当地指出:“如果要解决,干干脆脆就是三条:废约、撤军、断交;为了照顾现实,我们还可以允许保持美台间非官方的民间往来;至于台湾同中国统一的问题,还是让中国人自己解决。”后来中美建交时,美台双边事务不得不改由美方的“美国在台湾协会”和台湾的“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这两个非官方机构代理。

绝密状态下的讨价还价

万斯访华虽然没有就中美关系正常化达成协议,但有助于卡特政府更好地理解中方在这一问题上的坚定立场。随着苏联在全球各地的扩张,卡特开始调整其全球战略,决定派遣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访华。1978年5月20日,布热津斯基抵京,他带来了美国宇航员从月球上取回的月岩标本和卡特总统的亲笔信:“致华主席:特备月球岩石标本一份赠送给您和中国人民,作为我国共同追求更美好未来的象征。吉米·卡特。”布与邓小平会谈时商定,尽快就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问题展开谈判。

其后,两国在绝对保密状态下通过多种渠道进行了艰苦卓绝的讨价还价。在北京,中方同美国驻中国联络处主任伍德科克进行了激烈的唇枪舌剑;在华盛顿,布热津斯基与中方代表(先是韩叙,后是柴泽民)进行了反复的口舌之争。经过曲折复杂的斗争,美方终于接受了中国有关台湾问题的“断交、撤军、废约”三原则;作为交换条件,中国不再提“解决台湾”的口号而改称“统一祖国”,并同意《美蒋共同防御条约》不立即废除,而是在1979年末该条约法律生效期满时自然终止,所以建交公报中用了“终止”而不是“废除”字样。

12月16日上午7点,中美双方同时在北京和华盛顿公布了建交联合公报,宣布两国自1979年1月1日起建立外交关系,3月1日互派大使,建立大使馆。

中美建交时,有些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一是解决台湾问题的方式。中美双方就此各自发表一个声明,美国在声明中表示它期待台湾人民拥有和平的未来,关心由中国人民和平解决问题;中国在声明中指出,台湾回归祖国,完成祖国统一的方式完全是中国的内政。二是售台武器问题,美国在谈判中曾提到在中美关系正常化后,美方将继续有限度地向台出售防御性的武器;中方坚决反对,该问题因而相持不下,暂被搁置起来。中美建交留下的“后遗症”,后来成为笼罩在中美两国上空的一片浮云,不时影响中美关系的进一步发展。

在华盛顿收到毛主席的亲笔信

中美两国建交伊始,邓小平就决定亲自到美国走一走、看一看。1979年1月28日(农历大年初一)8点左右,邓小平和夫人卓琳在“一路顺风”的祝愿声中,健步登上了中国民航的一架波音707飞机。29日上午10点整,卡特总统在白宫南草坪为邓小平访美举行了正式的欢迎仪式。五星红旗首次飘扬在白宫前面的旗杆上,与美国星条旗一起与风共舞。卡特和夫人陪同邓小平和夫人登上了镶有红地毯的讲台,军乐队高奏中美两国国歌,并鸣礼炮19响。这一切表明,美国政府是把邓小平作为一个友好国家的政府首脑来接待的。检阅仪仗队后,卡特兴致勃勃地致词说:“副总理先生:昨天是旧历新年,是你们春节的开始,是忘记家庭争吵的时刻,是人们走亲串友的时刻,也是团聚和和解的时刻。对于我们两国来说,今天同样是团聚和开始新的历程的时刻,是久已关闭的窗户重新打开的时刻……”

在华盛顿期间,邓小平意外收到了42年前毛泽东主席写给他本人的一封亲笔信,叫人拍案称奇。事情原委是这样的,美国著名记者(《西行漫记》的作者)埃德加·斯诺的第一位夫人海伦,三十年代亦是美驻华记者。1937年,海伦从西安出发,只身前往延安采访。当时正逢中共中央开会,因此她见到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40多位中共领导人。遗憾的是:她未能见到任弼时和邓小平。当时,这两人已率部队前往云阳镇,待命开赴抗日前线。海伦不甘心就此止步,拿出西方记者特有的穷追不舍劲头找到毛泽东,请他帮助想想办法。于是,毛泽东挥笔给任弼时和邓小平写了一封介绍信,全文如下:

弼时、小平同志:

斯诺夫人随部队一起赴前方,作为战地记者,向外写报道,请在工作、生活诸方面予以协助和关照。

致礼

毛泽东

1937年8月19日

海伦如获至宝,急急忙忙带着这封信赶到云阳,没想到任弼时和邓小平又率部开拔了,海伦只好失望而归。

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中美长期处于对峙状态。邓小平几度浮沉,任弼时更是在1950年10月就英年早逝了。但海伦并没有灰心,她始终坚信并期待有一天能把毛泽东的这封亲笔信当面呈交邓小平。获悉邓小平来美后,海伦喜出望外,当即从家乡康涅狄格州赶到华盛顿,向美国国务院提出谒见邓小平。她终于如愿以偿了,见面时第一句话就是:“找了四十多年,您真难找啊!”邓小平热情地握住海伦的手,亲切地说:“你可是大名鼎鼎的记者啊,我早就听说过你,遗憾的是,我们今天才见面。”然后,海伦兴奋地把42年前毛泽东的那封亲笔信交给了它的收信人。在场人士无不十分感动,摄影记者连连抓拍中美友谊史上这一弥足珍贵的镜头。

军方首脑的第一次交往

中美在安全上首次进行重大合作是有关对越自卫反击战的事。邓小平访美期间向卡特通报了中方即将发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消息,双方为此进行了富有成效的磋商。2月16日中越战争打响后,美国迅即通过美苏热线告诫苏联,不要采取任何可能恶化目前局势的行动。卡特还不放心,紧接着又写信给勃列日涅夫,警告苏联如对中国采取军事行动,美国将在军事上作出反应。由于中美双方未雨稠缪,苏联终于未敢贸然对华发动战争。

中美军方首脑的首次交往发生在1980年。1979年12月苏军悍然入侵阿富汗,对中美安全构成了重大现实威胁,促使两国在双边军事关系上采取相应的步骤。1980年1月5日至13日,应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务部长徐向前的邀请,美国国防部长布朗访

华。这是自1949年以来美国第一位国防部长访华,也是中美两国军事领导进行的首次正式交往。布朗访华反映了美国国内一种越来越强烈的看法,即一个军事上强大的中国是符合美国利益的,美国应加强同中国的军事合作,以提高中国军队抵御苏联入侵的能力。布朗访华取得了重要成果。

作为对布朗访华的回访。5月25日至6月6日,我国副总理兼军委秘书长耿飙率团访美,双方就战略问题和美国出售装备、技术的可能性及限度等,广泛地交换了意见。与此同时,美国商务部决定把对中国出口从“Y”类(华沙条约国一类)变为“P”类(像南斯拉夫那样“友好的不结盟国家”,扩大对中国出口的商品范围,允许中国购买运输机、远程通信装备和军用直升机之类的敏感装备。年底美国国防部宣布,批准向中国出售包括防空雷达、运输直升机、车辆及电子检测设备在内的辅助性军用装备。这标志着中美军事技术合作正式形成。

首任驻美大使的珍贵回忆

和平一如蓝天中的白鸽、晴空下的橄榄枝,中美关系能有今天,与老一辈革命家和外交家的呕心沥血密不可分,其中自然包括我国首任驻美大使柴泽民先生。柴先生1916年出生于山西省闻喜县一个平民家庭,1933年投身革命并加入中国共产党,五十年代初任北京市政府秘书长兼北京市“国际活动指导委员会”主任,曾先后任我国驻匈牙利、几内亚、埃及、泰国和美国等5国大使。柴大使在美期间有几件事令他没齿难忘。

第一件事是中美宣布建交引起轰动。1978年12月15日晚6时(华盛顿时间)发布中美建交新闻之前,全世界都被蒙在鼓里。消息公布后,各国新闻记者顿时成了无头苍蝇,忙成一团,他们因拿不到第一手材料,于是就直奔中国驻美联络处而来。晚7时,联络处为一拥而进的几十名记者举行了一个短短的新闻招待会,会后柴先生慨叹地说:“都说美国人保密观念不强,但事实是保密保得太好了,简直震动了整个世界。”

第二件事是交割大使官邸。1979年3月1日,柴泽民正式就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任驻美大使。柴大使上任伊始,就要求美方将台湾外交官邸移交给中国。但美方抹不下与台湾几十年交情的面子,竟违背国际惯例要中方自己解决。为此,柴大使耗费了许多口舌和精力,但还是未能如愿。最后,台湾居然把应该移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外交官邸,以10美元的罕见低价“卖给”了一个叫作“中国之友”的组织。叫人哭笑不得。

第三件事是台湾领队被迫“生病”。里根竞选时为迎合国内反共亲台分子,曾表示要恢复美在台湾的官方联络处。里根获胜后邀请了台湾代表团参加他的就职典礼,国民党中常委秘书长蒋士彦应邀赴美捧场。这一举动显然违背了中美联合公报的精神。柴大使为此向美国国务院提出严正交涉。但国务院回答此事不归他们管。他又前往白宫,白宫答复说客人是国会邀请的,而国会议员有几百人,每人都有权邀请代表团,因而根本无从找起。柴大使情急之下抓住国务院不放:“如果台湾代表团参加,我就不参加了。”这一招真的吓住了国务院,堂堂中国大使不出席总统就职典礼,传出去可不得了。就职典礼前两天,有人捎话给柴大使说“台湾代表团因为领队突然‘生病'住院,不能参加总统就职典礼了”,柴大使听后开心地笑了。

第四件事是巧妙化解反华示威。一次柴大使到田纳西州演讲,出来时,门口围着一群来自台湾的华侨孩子,他们打着旗子喊不太友好的口号。柴大使抬头看看天空飘洒着的雨丝,四两拔千斤地对他们说:“你们太辛苦啦,应该打个伞来喊。”抗议者听了,直愣愣地站在那儿,脖子好像被突然掐住了一样,怎么也喊不出来了。

20年弹指一挥间。1997年10月和1998年6月,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和美国总统克林顿成功实现了互访。两国决定共同致力于建立面向21世纪的“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江主席访美期间,借助他本人的修养和魅力,把一个开放的中国和新一代领导人的形象生动地展现在了美国人民面前。放眼未来,尽管中美两国在个别问题上仍可能发生一些龃龉和磨擦,但“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中美关系总体上将进入较为正常和平稳发展的新阶段。人们有理由相信:黄河和密西西比河,无论各自源头在哪儿,最终都将流向宽阔的大海!

工业盐

正宗泡鸭爪的做法

树脂回收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