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英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英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导演协会推扶植基金李少红称分级制度不现实dd

发布时间:2021-01-21 17:40:21 阅读: 来源:石英表厂家

导演协会推扶植基金 李少红称分级制度不现实

李少红、焦雄屏、高群书(从左至右)在论坛上谈笑风生

4月9日,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在京举行年度论坛,李少红、焦雄屏、高群书等导演到场,就“青年导演的扶持”和“电影市场与创作”展开讨论。李少红谈到备受关注的分级制度时坦言,中国不适合搞西方那一套,分级制度不现实。她同时透露,导演协会下半年将正式推出青年导演扶持基金。焦雄屏认为华语电影目前处于盛世,乱象丛生,他建议青年导演在乱象中寻找生机。

焦雄屏:《少年派》曾经被放弃

论坛由刘仪伟主持,李少红、焦雄屏、高群书、程耳等几代影人共聚一堂,共话电影创作和传承。焦雄屏是知名电影制片人、台湾金马奖主席,一直致力于青年导演的扶持,曾监制了王小帅的《十七岁的单车》等,最近又监制了内地导演黎志的新片《意外的恋爱时光》。问及为何经常给新人导演当监制,她说:“电影好坏和导演年龄没有关系。我不会去碰恐怖、色情或暴力的题材,其他的不管商业片、文艺片,我都愿意帮忙。”

谈及商业片与文艺片的结合,她认为《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是典型。她透露:“《少年派》拍完后,美国片方福克斯公司看了说要放弃这个片子,几千万投资也不要了,他们不看好这部片子,不想花钱宣发。幸亏李安有来自台湾和其他方面的支援,才坚持了下来,成为一个成功的案例。”

焦雄屏认为,华语电影目前处于盛世,“崛起速度前所未有,十年之间浓缩了美国电影百年的经验和市场规律。中国影人在这样的乱象中进行调试,越乱越有生机,年轻导演很容易创出一片天地。”她建议青年导演应该坚持信仰和理念,不要跟风和人云亦云。

李少红:不要盲从西方 分级制度不太现实

一直有很多导演呼吁电影分级制的设立,最近《毒战》的上映又把此事提到了风口浪尖。对于分级制,李少红有她的看法,她认为近几年想要搞分级制不太现实,“西方的分级制从拍摄到排片到监管,都是非常成熟的一套制度。中国是从内容上就不要那些不适合放映的东西,也很系统,不是一朝一夕形成,也不能一朝一夕改变。”她直言,如果不能从体制上作出改变,搞分级制会更麻烦。

今年,《泰囧》、《西游降魔篇》两部喜剧片票房连续突破12亿元,目前最热的也是《北京遇上西雅图》、《厨子戏子痞子》这些喜剧片。谈及此现象,李少红认为这反映出观众希望生活轻松,有一些释放,“现在大家把电影当娱乐项目来消费,跟十年前完全不一样了。现在大家要轻松快乐,生活中烦心的事儿太多了,看电影时就不想再找麻烦了。”

李少红推青年导演扶持基金

李少红是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长,她称协会十分重视对青年导演的培养,“每年一度的表彰大会奖项很少,但专门设置了年度青年导演奖,希望达到承上启下的目的。从去年的情况来说,青年导演的年龄低了,上大银幕的作品多了,挣钱的电影也多了,像徐峥是第一次当导演,他表现非常出色。”

她透露,协会下半年将正式推出青年导演扶持基金,“其实电影局一直有扶持青年导演的基金,希望导演协会来具体操作。去年电影局让我们推荐青年导演的作品,我们推荐了贾樟柯和谢飞监制的两部电影,分别拿到了几十万元支助。今年有个重大进展,电影局计划把整个扶持基金交给导演协会来操作。”李少红称,目前协会正在制定具体方案和制度,下半年扶持基金就会开始正式运作,以后就按制度来管理、发放资金,形成一个成熟的项目。

高群书偏爱生猛的青年导演

高群书透露,他是电影局第一批青年导演扶持计划的人选,“但一直没去领那50万元,因为没有合适的项目。现在我已经中老年了,如果那笔钱还能领,我想把钱留给导演协会的基金。”高群书如今已是国内一线导演,执导了《东京审判》、《风声》、《神探亨特张》等影片。谈及对青年导演的了解,他说:“我去年当了几个短片大赛的评委,一些作品的创意和表现手法让人惊喜。”他坦言,相对而言偏爱关注现实、比较生猛的新人。

今年,程耳凭借《边境风云》入围了第四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年度青年导演奖。作为青年导演,他直言从来没有领过扶持基金,全靠同学和朋友的帮忙,“像《边境风云》是写完剧本后,我找了一部分钱。我有一个邻居,就是宁浩,跟他闲聊时说到这个剧本,他觉得不错就帮我找了剩余的投资。”

李少红:当会长非所长全靠梦想支持

第四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将于4月12日举行颁奖礼。协会会长李少红昨天在京接受本报专访,她坦言当会长比当导演累多了,也非她所长,全靠梦想在支持。

今年共有《一九四二》、《万箭穿心》、《泰囧》、《飞越老人院》和《搜索》等五部不同题材、风格迥异的电影入围“年度影片”奖。问及个人偏爱哪部作品?李少红笑言:“这个我可不能说,要是跟结果有冲突,那不是得罪人吗?在投票过程中,我就是一个普通会员,选票也不经我手,我跟大家一样完全不知道结果,我的意见也没有决定作用。”

谈及导演协会的工作,李少红称,除了每年一度的表彰大会,协会还会为导演进行维权和咨询类服务工作,“现场协会还没有固定的场所,但马上会建立一个导演中心,到时会有更多的活动,像培训、论坛和展映等。”

李少红是拍电影出身,后来拍了《大明宫词》、《新红楼梦》等热播剧。她近两年的作品非常少,她称今年开始会多拍片,“之前拍了3年《红楼梦》,需要时间调整。今年开始会多拍点儿,而且会把重心转移到电影上来。”

李少红直言,当会长比当导演累多了,“这完全在我的业务范围之外,在学校我都不爱参加社会活动,对这一套很陌生,也不知道大家为什么选我。下一届如果还选我,不想当了,实在太累了。”

说服李少红一直为协会工作的是电影梦想,她说:“导演都非常独立,各自为中心,很难凝聚在一起。导演协会可以把大家聚在一起,给大家鼓劲儿,坚守理想。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愿意维护电影形象和电影梦想,还是有意义的,给我很大勇气来干这个事情。”她透露,众导演虽然平时各自为政,但只要协会有活动一呼百应,“每个人都很给面子,不是给我面子,是给电影梦想面子。希望下一代人能继续坚守梦想。”

888彩票官方安卓版app下载

天天赢娱乐网址

圣剑英灵传最新版本下载

凤舞三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