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英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英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棕榈园林进军市政园林受到阻碍毛枝蕨属

发布时间:2020-11-04 12:10:23 阅读: 来源:石英表厂家

棕榈园林进军市政园林受到阻碍

投资者报

全国讯:6月17日,山东聊城,一条名为徒骇河的窄长河道自北向南穿过这个古旧城市,在河道的陈口路桥西侧,孤零零的一台小型挖掘机正在烈日之下来回松土。站在一旁的现场工作人员指着河道另一侧对记者说,“那边也是我们的绿化范围,但还没有开工”。

这位肤色黝黑、听起来颇有工程施工经验的小伙子来自棕榈园林(002431.SZ),他旁边还跟着一位刚刚从中国农大毕业的学生,略显腼腆。

去年5月,棕榈园林与聊城市人民政府签署了一份金额高达17亿元的《聊城徒骇河景观工程投资建设合同》,成为当时园林界第一“大单”。其一期工程项目所在地正是位于陈口路桥沿河往北至东昌路桥段,这段距离长约2.7公里。

这个本该于去年6月底开工的项目被推迟了整整一年。因受聊城市政府资金不足的压力,以及土地征收过程中涉及的拆迁补偿难题,现在项目仅在河道西侧初步动工,而此段河道的东侧,甚至连道路都未修通。

无独有偶,棕榈园林去年3月与聊城市政府合作的另一个合同金额为2.04亿元的九州生态公园项目,因涉及当地农民的拆迁补偿纠纷,至今仍无动工迹象。

值得关注的是,这两个金额合计达19亿元的大单,既是棕榈园林从地产园林领域向市政园林项目进军的第一块“敲门砖”,也是投资者对这家园林建设公司未来业绩寄予厚望的关键。

17亿沿河景观工程迟迟未开工

2011年5月13日,棕榈园林与聊城市人民政府签署了《聊城徒骇河景观工程投资建设合同》,合同工程款总价暂定为17亿元,由棕榈园林作为总合同BT模式(建设—移交)的主办人和总承包人。

让人疑惑的是,这个位于山东聊城的市政“大单”,为何被大本营在广东、主攻房地产景观园林的棕榈园林拿下?

“这是市领导亲自抓的项目,我们不太清楚其中的原因,也不了解是否有招标和筛选过程。”聊城市水利局和规划局多名科室人员对记者表示。他们的答复都惊人的一致。

根据协议,该项目合同工期共3年,自2011年6月至2014年6月,分6个工程区域实施,但项目进展意外延迟。

本该2011年6月25日就应正式动工的沿河景观项目迟迟未能开工,直至今年6月11日,棕榈园林才发布公告称,与聊城市徒骇河置业投资有限公司签署了一份工程实施协议,但仍没有公告具体的开工日期。

上述公告发布后的6月17日,记者来到上述沿河景观项目所在地,进行实地调查。自陈口路桥至东昌路桥段的绿化工程并未大规模开建,半干涸的河水中还有当地人在拾荒或捕捉一些小鱼小虾,仅徒骇河西侧有一台棕榈园林租来的小型挖掘机在烈日下松土,做一些前期准备工作。

对于如此之大的工程项目为何只有一台机器在运作,一旁负责现场督导的棕榈园林工作人员解释称,今年以来一直在松土,还有砍掉此前河岸边的树木,为下一步正式开工做准备。

土地征收、部门争利导致延期

棕榈园林在市政“大单”上出师不利,徒骇河项目为何迟迟不能正式开工?

聊城市水利局总工程师马喜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徒骇河景观工程建设分四个步骤,第一步规划设计,第二步河道清淤,第三步修建两岸道路,第四步才是绿化。因此在目前道路还未修通的情况下,不可能进行绿化。”

从施工现场情况看,正式开工仍不具备条件。在该段工程的河东侧,连基本的道路都没有修好,河道边仍杂草丛生。

聊城市水利局办公室杨主任向记者表示,目前连河道清淤工作也不能按计划进行。据其介绍,徒骇河清淤工程按计划要分五个阶段进行,但自去年5月份完成第一阶段清淤后,就一直停工至今。目前停工已有一年,预计第二阶段清淤工作要到今年下半年才启动。

他还透露了清淤工作延期的原因,“清淤要投入大量资金,但聊城政府资金不足,因此只能一再延期。”

工程进展推迟的另一个原因是土地征收问题。马喜堂对记者表示,由于河道两岸有大量当地农民的耕地,涉及补偿和征迁难题,“这个事很难处理,一直拖到今年6月才基本解决”。

政府部门之间的利益纠葛也是耽误工程进展的一个原因。尽管聊城市规划局办公室梁主任以采访程序没得到市委宣传部门认可为由,拒绝了记者采访。但记者从规划局另一科室了解到,政府内部不同机构都想从徒骇河景观工程中分得一杯羹。

比如聊城市规划局原本只负责工程项目的规划和设计,但还额外负责徒骇河工程第一阶段道路的修建,此举引发了聊城市公路局的不满。争议的结果是第二阶段的道路修建权被交由公路局负责,部门之间的利益纷争也给项目推进带来了阻力。

那么延迟一年后,项目又何时能正式开工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说法。

负责现场督导的棕榈园林工作人员认为目前算是初步开工,下半年会正式开工;规划局相关人员认为是要等沿河道路修通之后;水利局马喜堂工程师认为,这牵涉太多其他配套工程,因此仍无法预计开工时间。

占耕地建生态公园

如果说徒骇河景观工程遇到的阻力更多来自政府内部,那棕榈园林与聊城合作的另一项目——九州生态公园至今无法开工的主要原因则是源自补偿不到位和农民拒迁。

九州生态公园工程是棕榈园林2011年3月与聊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签署的另一个合作项目,该工程合同总价2.04亿元,也是BT模式运作。

记者6月17日从聊城市中心城区向东驱车5公里,来到位于聊城经济开发区南侧的九州生态湿地公园规划地块。这个总占地约2600亩的项目入口处写着“棕榈园林”字样,而大门右侧的小木屋外墙上挂着九州生态公园工程项目概况牌,上面显示开工日期为2011年4月25日,竣工日期为2012年10月25日。

但上述项目并没有任何开工迹象,园中的小湖仍蓄满一池碧水,两岸杨柳依依。

负责守门的是当地一位张姓村民,据其介绍,棕榈园林自去年签订项目后就派了一些刚毕业不久的年轻员工进驻这里,“但目前只有七八个人,由于一直不能开工,员工也无事可做,很多被派去了别的地方。”

对这个项目不能开工的原因,张先生对记者表示,“主要是征地工作没有完成,因为要征用当地三个村村民的基本农田,涉及政策违规,同时也牵涉到拆迁补偿不到位。”这三个村子分别为军王屯村、徐田村和张屠村,共有村民5000多人。

记者来到涉及拆迁人数最多的军王屯村实地探访,多位村民表示,这是他们祖祖辈辈依靠生活的优质农田,他们不愿被政府征收,即使被强征,政府的补偿价格也太低,不可接受。

聊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希望以每亩4.3万元的价格补偿给村民,但村民表示不能接受,理由是与他们村邻近地域的征地价为每亩6.3万元,有的甚至达到每亩8万元。

而另一个让村民气愤的条件是,开发区管委会在征地后,并不给农民发现金补偿,而是将这部分钱又重新委托存放在开发区,每年只给村民拨付利息。

记者在军王屯村一位村民家中见到了上述协议,该协议是以聊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与军王囤村委会的名义签订的。协议上面写着,“甲方同意将地款本金存放在乙方,乙方按时向甲方支付利息”。开发区管委会每年给每亩地支付利息最低为3010元,上下半年各支付一次,合年利息率7%。但当地村民表示,这个协议并没有征得他们同意。

有意思的是,为了减少征收麻烦,规避将基本农田用于建设生态湿地公园的限制,当地政府今年已经将该工程的名称从之前的“九州生态公园工程”变更为“九州洼防洪排涝整治工程”。

但这样的操作依然摆脱不了征地难题,记者发现这里多数土地属于耕地、高效经济林地,并非政府方面所说的洼地、废地,记者在当地村民的指引下掘开泥土,发现了由聊城市国土局封装的基本农田红线标志。

在项目地块南侧的湖南路修建工程也因为征地问题,延期竣工。由于征地工作目前陷入僵局,当地民愤很大,数度出现上访事件,棕榈园林这个市政项目也因此一直无法开工。

重磅出击的两个市政项目都无法按时开工,对一心想进军市政园林的棕榈园林而言,可谓出师不利。

棕榈|市政|园林|阻碍

麻雀飞青天

百战天下

亿万棋牌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