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英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英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探访毕节死亡少年家家徒四壁满屋恶臭

发布时间:2021-01-20 15:46:37 阅读: 来源:石英表厂家

5个死亡男孩的伯伯陶进才接受记者采访,身旁是陶家小孩

五兄弟闷死垃圾箱前的一两天,孩子们在毕节学院路段地下通道阶梯上。一位路人用手机拍下了这个场景(翻拍图)

闽南网11月22日讯 5个孩子的遗体已于20日凌晨2点在毕节殡仪馆火化。与此同时,在媒体不懈的追访中,孩子们短暂的生命轨迹渐渐清晰。

记者调查显示:5名闷死少年的父亲为三兄弟,一人务农两人外出务工,都家境贫寒,子女众多。在出事的5个兄弟中,有两人因没有户口而辍学。5名孩子去年底就曾离家流浪,乞讨为生,当时被民政部门发现送回家中。

出生贫困苗村家徒四壁

出事的垃圾箱位置,距离5个孩子老家大约25公里。擦枪岩村是一个苗族村,5个孩子的父辈们兄妹9人,五子四女。在丧子的父亲中,陶进友,老二;陶学元,老四;陶元伍,老五。

20日,记者采访了他们的哥哥,57岁的老大陶进才。记者向陶进才要几张5个孩子生前的照片,陶进才笑了笑,他说,这些孩子没有拍过照片。

陶进才在家务农。青壮年外出打工是这个苗家寨子大部分家庭的现状。“地少人多”,陶进才说,种庄稼一年下来一家人全部收入两三千元。该村很多村民像陶家兄弟一样,住在逢雨便漏的土坯房里。其中,陶元伍的家境最差,一间土坯房内只有2张空床和一张破烂的柜子,房间散发出恶臭,地上堆着生火做饭的砖块。

就学俩孩子因黑户而辍学

陶进才说,老二陶进友育有四子三女,老四陶学元三子一女,陶元伍膝下3个都是男娃。陶进友一直在家务农,陶学元和陶元伍去年到深圳打工,“捡垃圾、收废品”。

出事的5个兄弟中,只有陶中井一人还在读书。12岁的陶中井,在海子街镇干沟小学念六年级。13岁的陶中林读到小学三年级,因为成绩不好,辍学回家放牛;11岁的陶中红因为曾经中途辍学,今年9月报名未成功,改上村里200元一期的学前班;另外两个孩子,陶冲和陶波,因为没有户口,只上了一年学,就因是“黑户”,没法继续报名而辍学。

流浪分工乞讨5人共享一碗米粉

陶进才见到5个孩子的最后一面,是11月4日中午,星期天。陶中林带着4个弟弟在山坡上放牛。4日夜里,5兄弟没有在家出现。有邻居看见他们从苗寨沿险峻的山路走出。陶进才给远在深圳的兄弟打电话,大家决定分头找一找。

5日,星期一,班主任郑绍权点名发现陶中井未到,向校领导汇报,再到陶家,才知道孩子出走了。10月份,陶中井也曾逃课,班主任上门家访,孩子第二天回了学校。但这一次,家长和老师没能找到孩子。10天后,五兄弟的尸体,在毕节城区一个垃圾箱内被发现。

居民事后回忆,事发前一周,已见五个蓬头垢面的小男孩在附近活动。5个孩子曾出现在毕节学院门口,拦路抱腿要钱。5个人买一大碗米粉要了5双筷子。

去年12月至今年1月中旬,陶氏五子曾和另1名流浪儿童一起在毕节城区流浪,后被热心市民发现,民政部门将孩子送回擦枪岩村。

曾与5个孩子有过深入接触的毕节热心市民告诉记者,流浪期间,他们经常穿着单衣,围在市区餐馆门外的火炉旁烤火,晚上住在当地电视塔下、地下通道或街道废弃的封闭空间里。白天5人会分工到市区各街道乞讨,在饥寒交迫的状态下,时常会偷些干粮和小额钱财。(新京报 东方早报)

家长11天前曾报案律师质疑警方不作为

20日,两位律师分别致信毕节公安局和教育局,申请公开办案细节。

北京市瑞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方平认为,公安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从家长报案到发现5名儿童死亡,整整11天,时间这么长,事发地点也不远,警方可能存在不作为。

江苏志仁律师事务所律师封顶说,防止适龄儿童辍学是政府及教育部门的义务。如果各级政府都能履行自己的法定职责,这些花季少年就不会惨死。封顶要求毕节市教育局公布七星关区的城乡辍学率以及此次出事少年辍学的具体原因。

目前,区镇一级已经有8人被问责,但两位律师认为不够,他们认为,只有公布更多的细节和事实,对政府的问责才能彻底,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才能制度化。(中青)

中国医学院肿瘤医院挂号

深圳精神卫生中心地址

盐城检查妇科病多少钱

湖南治疗白癜风哪里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