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英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英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定向降准走出中南海之后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6:11 阅读: 来源:石英表厂家

定向降准走出中南海之后

在市场里,她经常可以看到很多银行业务员上门来推销贷款。“以前银行要求很多,例如要提供营业执照时间、银行流水、有效的资产证明等。”郭老板告诉本报记者,现在贷款要简单得多,提交资料更少,放款也更快速。额度一般可以到50万,利率倒不一定有优惠,根据情况而定。  今年4月和6月,为鼓励金融机构提高配置到“三农”和小微企业等需要支持领域的贷款比例,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央行先后两次实施了定向降准。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有几个数据可以反映效果。比如,6月末,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长15.7%,比全部贷款增速高1.7个百分点。另外,6月末本外币涉农贷款增长16.6%,比全部本外币贷款增速高2.9个百分点。定向降准和最近出台的定向支持小微、“三农”的再贷款的作用应该部分体现在这些数字里面。  某大型国有银行长沙支行的工作人员透露,该支行今年以来一直在做小微企业。原因是“政府融资平台都停了,根本批不下来,只能大力推小微企业”。  该工作人员透露,政府融资平台要非常好的条件才有希望批,一般是报上去就会直接毙掉。当然,小微也不好批,有很多硬性条件需要达到。很多银行都在抢夺优质的小微企业,所以营销难度很大。  广东另一家农商行的工作人员叶林(化名)也表示,小微金融已成为该行的主打,今年比去年同期增加了800多户小微企业客户。到目前为止,贷款余额有近8亿。该行还推出了新产品“微贷”,小微企业贷款100万以下可以免抵押三天放款。  目前叶林所在的农商行是在基准利率上上浮30%~45%。但具体要看贷款年限和方式。如果是优质客户,可能仅上浮10%~30%。  这是较低的利率,叶林表示,大部分银行的利率都在基准利率上上浮60%~70%(按照现行基准利率6个月至1年贷款年利率6.15%来算,利率为9.8%)。但是尽管这样,也比以前的成本要低,以前普遍的利率是10%。  叶林对本报记者说,定向降准对村镇银行或中小金融机构是有效的,因为这些银行本身资金规模较小,降准对资金的流动性影响很大。而且,这些银行本身面对的群体就是中小企业。  数据也反映出小微企业贷款的增加。截至今年4月末,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3.78万亿元,同比增长15.9%,比同期大型和中型企业贷款增速分别高7个和2.2个百分点。  大部分银行都采取针对某行业、某专业市场或某个交易所进行批量授信的方式,而在当前经济下行的情况下,个别小微企业则未必容易贷款。  “银行不是做慈善,要权衡风险。”李俊说,银行评估客户有几大要素,首先是看行业,其次是企业经营状况,再就是担保形式,是否大型客户、上下游可锁定还款来源等。  部分小微企业自身管理不完善,实力不强,风险承受力不强,加之资金市场供求紧张,导致其贷款成本依旧较高。  华夏银行中小企业信贷部昆明分部总经理徐立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这和企业所处行业有关,银行喜欢和衣食住行有关的行业;也和企业的实际控制人有关,比如是否有从业经历;另外,本身的信用好不好非常重要。还要看经商能力,只有能够持续做下去,银行才会给予支持,并不是所有的小微企业都能获得银行的支持。”  徐立承认,的确有一部分急需资金的小微企业达不到银行贷款标准。这种情况下,当地政府会出台一些政策,给予其小额资金贷款。在此政策下,若企业出现违约,则由政府代偿,或者银行将呆账核销,并不会出现大的系统性风险。  6月9日,央行公布的针对小微贷款定向降准的前提是:上年新增小微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比例超过50%,且上年末小微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余额比例超过30%。  “道理上来说,小微企业贷款增长和定向降准两者逻辑还是有一定关系,但并不完全是定向降准的原因。”谈到定向降准的事实效果,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各家银行因为存款利率上升较快,所以贷款也不能下降。什么样的企业贷款利率还能提高?当然是小微企业。很可能这种对贷款定价的严格要求促使金融机构增加对小微企业贷款。”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称,定向降准的资金释放规模力度并不算大,“据测算不超过2000亿,第一次释放资金约1500亿,加上货币乘数则为4000多亿。”但温彬认为,4000亿资金并不见得全部用于小微企业,只有第一次释放的规模1500亿基本用于小微企业。  不久前,央行发布2014年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称,定向降准主要发挥了信号和结构引导作用,通过建立促进信贷结构优化的正向激励来加大对“三农”和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当前我国货币信贷存量较大,增速也保持在较高水平,不宜依靠大幅扩张总量来解决结构性问题。  6月份将定向降准与对余额比例指标和增量比例指标考核相结合,旨在对过去尤其是上一年“三农”、小微企业贷款投放比例较高的商业银行给予鼓励,未来还将定期对商业银行实施考核,并根据考核结果对其准备金率进行动态调整。通过上述设置,建立正向激励机制,引导商业银行用好增量、盘活存量,这有利于在不大幅增加贷款总量的同时,使“三农”和小微企业获得更多的信贷支持。  马骏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近期的定向降准是对过去特别是去年“三农”、小微企业贷款投放比例较高的商业银行的一种正向激励机制。央行将根据定向降准考核机制,定期对金融机构实施考核,根据是否达标对其差别准备金率进行动态调整。下一次考核拟于明年一季度进行,届时将考察2014年的情况。   而中国人民大学重阳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刘志勤认为,企业融资贵、融资难,是体制造成的。定向降准政策并不能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那是企业的机制问题”,企业的优胜劣汰应当由市场来选择。“政府不要干预,由市场决定,企业有活力贷款不难,企业没活力贷款难是正常现象。”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